设为首页 邮箱登录 进入论坛

 

公司秉着“技术至上,服务至上”经营理念,全心全意打造皮肤科专业技术品牌,欢迎来电洽谈,电话024-24223843。

临床应用

生物共振疗法,治疗儿童过敏症—临床报告一览

时间:2012-2-21 浏览次数:2236

第二届欧洲综合医药会议,柏林,2009/11/20-21

摘要

1976年,莫瑞尔和拉希古典生物共振疗法的发明者,(例如MORA,BICOM,IMEDIS,HOLIMED),假定人体中有一块微弱的、低频的电磁区域,起着调节机体功能的作用。有趣的是,与此同时,鲍勃和鲁斯再度发现了生物光子在光学频率范围内,起电磁调节作用的物质。在生物共振的内部形式中,通过手脚电极获得假定的电磁震荡,进行逆转之后再返回人体作为治疗信息。在外在形式中,生物活性物质的震荡在电子逆转(例如过敏原)或放大(例如病质药)之后,再传入人体内部用于治疗疾病。
    
三十多年来,生物共振疗法在世界范围内广泛应用,治疗儿童的过敏性疾病(例如,支气管哮喘,过敏性鼻炎,湿疹,等等)。
   
作为生物共振疗法的总结和临床结果报告,我们得到以下资料:十二项非管制性和五项管制性的临床研究,它们都证实了在治疗儿童过敏性疾病方面,生物共振疗法不错的临床疗效。在世界上许多地方,在大学中、医院里和医疗实践的过程中,医生和科学家们都对此疗法进行了相关试验。
    
在报告中,其中的十二项非管制研究(有1471位病人)和三项管制研究(有573位病人),评估结果是正面的、积极的。另外的两项管制性研究(有83位病人)评估结果是反面的、消极的。然而,即便如此,在某种程度上,这些报告仍然或多或少地证实了生物共振疗法的临床疗效。在实验中,尤其引人关注的是,生物共振疗法的疗效和先证人年龄的相互关系,先证人年龄越小,治疗的效果越好,并且没有任何副作用。
结论:大多数对古典生物共振疗法做过实验的科学家和医生们,都确信此疗法在治疗儿童过敏性疾病方面显著的临床疗效。
   
古典的生物共振疗法(例如,MORA,BICOM, IMEDIS, HOLIMED)古典生物共振疗法,通过使用相关的医疗设备实现其疗效,这些设备本身带有常规的物理技术硬件(例如,电子原件,像电极、电线、电子放大器,等等)。假定人体和其它生物体身上,在1105 赫兹(到目前为止,技术检测器也无法测量此数值)范围内的微磁震荡,是信息传递的携带者。此疗法假定的基本机制是,对人体和其它生物体的震荡进行相位常量性的电子逆转,之后再传入人体或生物体内。莫瑞尔和拉希通过电针灸的药物测试,发展了生物共振疗法。
    
与那些不附带常规性物理技术硬件的生物共振设备、radionic(心理、生物物理学)设备相比,古典的生物共振设备明显的差异。在这些疗法和诊断的框架中,信息的传递在非古典领域,或者说在意识领域
   
过敏症:是指对某物质产生过敏之后,不同生物体的反应。过敏反应在临床症状上具有相关性,与皮肤或者血液测试无关。对于病人而言,他们不会关心是真正的过敏,还是假性过敏,亦或是对某物质的不耐受。生物共振疗法在生物物理层面上起作用,而非生化层面上。

生物共振疗法的外在和内在原则

在生物共振的内部形式中,通过手脚电极获得假定的震荡,然后在生物共振设备中进行相位常量的电子逆转,然后再通过电线和电极传回人体内,作为治疗信息。而在外部形式上,来源于生物活性物质的假定震荡(电子储存物质信息,或者来自物质实体),通过生物共振设备的电线(导体)传递,在相位常量的电子放大(例如,病质药)或者逆转(例如,过敏原)之后,通过电线或电极,或者酒精和水的混合物,传递到人体内。
临床报告外在的生物共振疗法治疗过敏性疾病

临床报告中,关于诊断和治疗过敏性疾病的基本步骤:
1. 
诊断:将过敏原物质实体放在输入电极烧杯中,从中提取过敏原的震荡信息,或者直接提取电子储存的过敏原震荡信息。将其逆转,然后输入病人体内。如果逆转后的过敏原震荡信息,在电针灸测量(EAP)的范围内,可以与病人体内的波发生共振,此信息(最有效的一种形式)便可以用于治疗(EAP/生物共振过敏原检测)。
2. 
治疗:检测到的、积极的过敏原震荡信息被电子逆转,然后以脉冲-暂停的形式返回到病人体内。(报告来源:科学资料库(例如:Medline, Amed, Embase),公司,相关出版刊物),生物共振疗法治疗师使用的设备:此项研究使用了MORA/BICOM设备。此项研究在临床实践中,在医院里、大学的医疗机构中进行。非管制性的治疗研究,附带有相关统计数据。指导:在未来的治疗过程中,不服用抗过敏药物,远离过敏原,根据病人或医生的评估,治疗前后,临床症状的变化情况(有的在短时间内就有变化,而有的要用一年的时间)。
结果:总的说来,1471位病人的十二项研究中,有效率(E)59.3% 94.6%之间,反应率(R)73.2% 97.5%之间,结果因具体适应症的差别、病人年龄以及疾病持续时间的差异而有所不同(见表格)。报告的一些作者强调,生物共振疗法在治疗的效果上,儿童的疗效要好过成人,急性病的疗效要好过慢性病,并且,没有任何副作用。

结论:报告的研究人员一致认为,生物共振疗法在临床上疗效显著,而且由于没有副作用,更适用于儿童疾病的治疗。

研究人员/适应症/参与者/有效率(E/反应率

莫瑞尔1988/皮肤过敏呼吸性疾病花粉病/190主要是成人/79.0%

舒马克1990/98/皮肤过敏呼吸性疾病/164主要是儿童/94%

舒马1991/98/慢性花粉病    /115主要是儿童/59.3%/93.8%

2005/过敏性皮肤病/79主要是儿童/89.9%/97.5%

2005/慢性荨麻疹/56主要是儿童/66.6%/85.1%

2008/皮肤过敏呼吸性疾病/32主要是儿童/77.7%/93.7%

归纳/主要是成人(n = 3)意思是标准偏差/66.9%/10.5%/80.5%/10.3%

归纳/主要是儿童(n = 6)意思是标准偏差/80.4%/15.0%/92.5%/5.3%

有效率(E): (“临床治愈”+“明显好转的病例数) / 总病例数(%
反应率(R): (“临床治愈”+“明显好转”+“有所好转的病例数) /总病例数(%
管制性治疗研究结果的积极面
Chervinskaya 1997
两组准治疗研究:
第一组:常规疗法+生物共振疗法
第二组:常规疗法
常规疗法=糖皮质激素疗法,抗过敏原剂,等等。
这两组在适应症、性别、年龄上基本相同
适应症:过敏性和呼吸系统疾病
结果:临床症状(治疗前后)
参与人员:101位成人(30J-50J
结果(仅仅是过敏性疾病)
生物共振疗法的一组 非常好  比较满意 不满意

过敏性支气哮喘n = 14 3 6 4 1
过敏性鼻炎n = 5 1 2 1 1
特应性皮炎、慢性荨麻疹n = 4 0 2 1 1
总数(n = 23) 4 (17.4%) 10 (43.5%) 6(26.1%) 313.0%)
关于控制组(n=45),生物共振疗法能在短时间内取得更好的治疗效果,并减少了用药量(报告中没有记录具体数据)。
结论:生物共振疗法较之常规疗法,临床疗效更佳,并且无任何副作用。杨2004
两组准治疗研究:
第一组:常规疗法+生物共振疗法
第二组:常规疗法(糖皮质激素疗法、抗过敏原剂,根据GINA概念)
这两组在适应症、年龄和性别上基本相同。
适应症:过敏性支气管哮喘
结果:临床症状(治疗前和治疗6个月后)
参与者:300个儿童(2-15J
结果
生物共振疗法组
(n=213
 常规疗法组(n=87)病人 病人
完全治愈 (1) 92 (43.2%) 37 (42.5%)
明显好转 (2) 67 (31.4%) 17 (19.5%)
好转    3 23 (10.8%) 12 (13.8%)
无效 28 (13.1%) 21 (24.1%)
有效率(1+2+3) 85.4% 75.8%

结论:生物共振疗法较之常规疗法,临床疗效更佳,并且无任何副作用。黄 2005
三组随机疗法研究:
第一组:初次诊断、无抗过敏原剂、生物共振疗法
第二组:迄今为止,抗拒治疗、无抗过敏原剂、生物共振疗法
第三组:初次诊断,常规疗法(糖皮质激素、抗哮喘,等等)
这三组在适应症、年龄和性别上基本相同。
结果 n 完全治愈(1)/ 明显好转(2)/ 无效(3)/有效率(1)+(2)

第一组生物共振疗法 初次诊断/63/29(46.0%)/25(39.7%)/9(14.3%)/85.7%
第二组生物共振疗法 抗拒治疗/54/19(35.2%)/24(44.9%)/11(20.4%)/79.6%
第三组常规疗法  初次诊断/55/18(32.7%)/20(36.4%)/17(30.9%)/69.1%

各组差异不明显(p0.05,卡方检验)。
结论:生物共振疗法的疗效不差于、甚至好过常规疗法,且由于不带任何副作用,建议用于儿童。管制性疗法研究结果的消极面Kofler 1996
两组准治疗研究(单盲法):
第一组:积极的生物共振疗法
第二组:虚假的生物共振疗法(安慰剂疗法)
没有提供这两组病人的性别、年龄之类的信息。
适应症:花粉病
结果:刺激鼻窦、症状持续时间、持续服药时间、参与者的主观评估(治疗前、治疗后的短时间内、治疗八个月后、花粉期)。
参与者:51(年龄?),其中23位不明原因退出。
结果:鼻窦刺激试验显示,安慰性的/虚假的生物共振治疗效果,与真实的治疗效果无明显差异。

症状持续时间&服药时间的比较(例子)组中间持续时间(天)中间持续时间(天)标准偏差 p
整体症状(眼、鼻、支气管)    
安慰剂疗法 9 33 19.95 28 
真实的疗法 42 40.62 34.36 30 0.78
服用氯雷他定的时间    
安慰剂疗法 9 3.89 4.51 3 
真实的疗法 42 4.83 11.7 0 0.48
症状持续时间&持续服药时间的参数没有明显差异。
对疗效的主观评估:恶化 无改变 好转 症状消失  N真实的疗法,
整体情况 11(26.1%) 9(21.4% 17(40.4%) 5(11.9) 42
真实的疗法,正确的诊断 0 5(11.9%) 3(7.1%) 3(7.1%) 11
真实的疗法,错误的诊断 11(26.1%) 4(9.5%) 14(33.3%) 2(4.8%) 31
安慰剂疗法 1(11.1%) 6(66.6%) 2(22.2%) 0 9两组间明显的差异。
卡方检验:
真实的生物共振疗法VS安慰剂疗法:P=0.055
真实的生物共振疗法(生物共振测试中正确的诊断) VS安慰剂疗法:p=o.248
真实的生物共振疗法(生物共振测试中错误的诊断) VS安慰剂疗法:p=o.248
【生物共振测试中正确的诊断 = 生物共振测试与皮肤测试一致(点刺测试);
生物共振测试中错误的诊断 = 生物共振测试与皮肤测试不同(点刺测试
结论:生物共振疗法在临床上无效。客观结果的禁忌症和主观参数,都是安慰剂在起作用。
Schoni 1997
两组随意的抽取的、双盲法治疗研究:
第一组:积极的生物共振疗法+常规疗法(类固醇、抗生素,等等)
第二组:非真实的生物共振疗法(安慰剂疗法)+常规疗法(类固醇、抗生素,等等)
在适应症、服用药物、性别、年龄方面,这两组基本相同。
适应症:特应性皮炎
结果:临床症状(皮肤情况、瘙痒症情况、睡眠质量)和末梢血液的细胞标记物(治疗前、治疗后的短时间内、治疗八个月后、花粉期)。
参与人员:32个儿童(1.5 – 16.8J)
结果:两组病人血液中的免疫球蛋白E和细胞标记物无明显差异。经过长期的临床观察,两组病人的疗效并无明显差别。接受生物共振疗法的病人有好转的迹象。短期内的临床结果:治疗前后临床症状的差异(意思是标准偏差)

分数情况 
安慰剂(变化
生物共振(变化) P(安慰剂vs生物共振)
皮肤,整体情况 6.7 +/- 8.2 12.5 +/- 12.6 p = 0.23不明显瘙痒症 0.5 +/- 1.4 1.3 +/- 2.1 p = 0.12不明显睡眠 1.2 +/- 1.8 1.1 +/- 1.9 p = 0.92不明显皮肤和瘙痒症的情况有好转迹象。
结论:生物共振疗法的临床疗效并不理想。没有发现任何副作用。
结论:在报告中,其中的十二项非管制研究(有1471位病人)和三项管制研究(有573位病人),评估结果是正面的、积极的。另外的两项管制性研究(有83位病人)评估结果是反面的、消极的。然而,即便如此,在某种程度上,这些报告仍然或多或少地证实了生物共振疗法的临床疗效。在实验中,尤其引人关注的是,生物共振疗法的疗效和先证人年龄的相互关系,先证人年龄越小,治疗的效果越好,并且没有任何副作用。总的说来,大多数对生物共振疗法做过研究的科学家和医生们都确信古典生物共振疗法不错的治疗效果,而且因为无任何副作用,很适用于治疗儿童过敏症。
后记  后来的临床研究再次证实了生物共振疗法在更多适应症方面(例如Maiko2000, Nienhaus 2006),以及人体外研究(例如c Podchernyaeva 2008)方面的疗效。
    
许多对动植物所做的调查研究也证实了生物共振疗法的临床疗效(e.g. Hutzschenreuter 1991, Benveniste 1998, Thomas 2000, Fedorowski 2004)。在物理层面上,Korenbaum (2006)采用随机抽取的、双盲测试法,其结果显示,在光谱700800nm范围内,通过生物共振疗法获得的物质的电子信息,在吸收光谱上,与安慰剂的电子信息有差异。
   
适应症的光谱和整体的生物效能,与电磁储存具体的生物及临床信息的能力密切相关,表明着在电磁层面上,效能的基本生理机制。
参考文献
Benveniste J, Aissa J, Guillonnet D: Digital biology: Specificity of the digitized molecular signal. FASEB Journal 1998; 12: A412 (see in greater detail: www.digibio.com).
Cheng CF, Wu YL, Tsai MH, Wu WF, Liu LL: A study to evaluate the efficacy of bioresonance therapy of MORA device on allergic symptoms. Clinical report 2008, Danshuei Township Public Health Center, Taipei County, Taiwan. Presented on the Second World Conference of Natural Medicine, Taipei, Oct. 24, 2008
Chervinskaya AW, Gorelow AI, Nasarowa LW: MORA-Therapie bei respiratorischen und allergischen Erkrankungen. Clincal report 1997, Central Medical Department No. 122, University St. Petersburg.
Du X, Liu Y, Yang J: Klinische Beobachtung über 79 Behandlungsfälle gegen allergische Hautkrankheiten mittels
Bioresonanzgerät. Chinese Journal of Practice Medicine 2005; 4(5):259
Fedorowski A, Steciwko A, Rabczynski J: Low-frequency electromagnetic stimulation may lead to regression of Morris Hepatoma in Buffalo rats. The Journal of Alternative and Complementary Medicine 2004: 10(2):251-260.
Feng Y, Chen H, Li R, Liu L: Die neulich klinische Beobachtung der Heilwirkung mit Bioresonanztherapiegerät in 150 Fällen der Kinder-Allergiekrankheit. Chinese Journal of Contemporary Paediatrics 2005; 7(3):257-258
Hennecke J: Energetische Allergietherapie – Möglichkeiten und Erfahrungen mit der Bicom-Bioresonanztherapie. Ärztezeitschrift für Naturheilverfahren 1994; 35:427-432.

 

友情链接
进入邮箱
版权所有:沈阳益诚医疗设备有限公司 备案号:辽ICP备11014810号-1

辽公网安备 21010302000213号


联系电话:024-83990881 传真:024-83990881 电子邮箱:webyichengyiliao@mall86.com 网站制作:恒昊互联网络 网络经济主体信息